谱啼

有洞不写系列/没鞭策怎么办/

【关于东尼儿的重色轻友】【恶友】

*普娘。


*只有亲子分和恶友,其他明确cp无。


*耀爷似乎被写攻了。


*ooc出没啊!


*由于个人问题全程无环境描写抱歉啦~


*恭喜烂尾。





“番茄番茄,我是小鸟。本小姐和玫瑰在学校后操场看汉堡和水管打架,过来吗过来吗?”


打开手机,安东尼奥就看见了如上的短信,手指刚要动作,身旁一直闹别扭的男孩便别过头,重重地“哼”了一声。


安东尼奥无奈地放下手机,还是摆出了招牌的阳光笑容,伸出手臂将罗维诺揽进怀里,也不管怀里人愿不愿意,便把脸埋在罗维诺的头发里使劲蹭,眼底明亮的橄榄绿中都是晴朗的午后的光。


“混蛋!走开啦!快去找你的朋友啊!”罗诺在他怀里挣扎不开,脸上已经闷出了红云,并有越演越烈的节奏,“走开啦混蛋!热死啦!”


“什么啊!天台不是很凉快吗?好啦,我不去总行了吧!看看,我这就回她。你看嘛~”


“快滚啦!”



尤妮娅摇晃着阿尔放在场边的可乐,眼珠子却直勾勾地盯着顶楼的天台。可乐涌出的气泡越来越多,瓶子都已经胀鼓鼓了,尤妮娅还是盯着那片防护网,像是被勾了魂一样,眼巴巴地眨都不眨。


亚瑟忍不住夺下了可乐,然而涌出的更多的气泡更让亚瑟感到为难,他索性投了一个漂亮的三分,把可怜的可乐抛进垃圾桶里了。


弗朗西斯对亚瑟无奈地耸耸肩,指尖下尤妮娅漂亮的银白色长发渐渐翻飞成了精致的辫子,他小声嘟哝着:“蛋糕这种东西……我自己拿就已经够啦。尤露酱生什么气啊?不过东尼儿那小子也真够重色轻友的……”


“什么?”尤妮娅稍稍回神了,猛一甩头将弗朗的手被甩了下去。


弗朗西斯指指阿尔和伊万,轻松地说:“我说,我觉得是阿尔赢。”


“是吗?还是伊万吧。”尤妮娅满不在乎地回头,提高了音量,“我们俩现在就去拿蛋糕,绝对不能让安东吃,听见没有!”


“是是是。”弗朗西斯绷着脸,努力压下嘴角的笑,觉得尤妮娅的孩子气很是可爱,“大小姐说得极有道理。是吧亚瑟?‘’弗兰西斯飞快地向旁观的某人抛了个哭笑不得的眼色,眉眼间都写满了“闹别扭的小孩子就是这么有趣”,但肚子上骤然传来的痛感让这表情转瞬即逝了——“混蛋,以为本小姐瞎了吗?”




王耀看着操场上的两位勇士终于要结束了战斗,嘿嘿一笑,冲着倆娃飞快地招手,兴奋地大喊:“快来快来!有好东西给你们看!”


亚瑟抱着手臂事不关己地站在一旁,瞥了一眼两只跑过来的脏兮兮的生物,一脸嫌弃地翻着白眼:“看你,手快抽筋了吧。”


王耀将自己背上的包卸下来,乐呵呵地傻笑着摆手:“没事没事,他们开心就行。”


亚瑟看着王耀将从包里翻出来的小纸条起劲地挥舞着,心里默默吐槽这秧歌一样的舞步真是越来越娴熟了。


阿尔先跑到了王耀跟前,像只大型金毛犬一样闹腾:“是吃的吗?Hero超饿啊!”头顶的呆毛摇摇晃晃,最后还是神奇地定在一个招摇过街的位置。


亚瑟冷冷地插了话:“你很快就不会饿了。”


落后的伊万也赶上来了,笑眯眯地接腔:“什么呀~难道是亚瑟做的吗?露西亚可不吃你的司康哦!”


王耀温和地笑着,随手一件衬衫将亚瑟的嘴堵上,将语气提得百转千回:“哎呀~到底是谁要说话呀~你们怎么就是学不会友好相处呢~”


亚瑟狼狈地把不知名的衣服吐出来,唯一让他有点安慰的是这衣服还算干净洁白,但这种做法还是非常不符合亚瑟的礼仪之道。亚瑟将衣服劈在王耀身上,气得说不出话,硬是把脸给憋红了,才吐出一句不轻不重的“混蛋!”但王耀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让他无从出气,只好一扭头走了。


王耀还在后面大喊:“就是嘛年轻人!要以和为贵嘛!淡看云卷云舒哦亲!”


亚瑟终于忍无可忍,回身又送了王耀一脚。




阿尔好学地问:“你最后一句话什么意思啊?”


王耀耸耸肩,淡定打击阿尔难得一见的学习积极性:“我也不知道。来来,拿好这纸片,别抢,你俩都有。”


阿尔接过纸条,难得地沉默了。倒是伊万开了口,还是软绵绵的娃娃音,但很明显的附带了半张黑掉的脸:“怎么这次罚这么重啊?”


王耀背好自己的包,摆出“我是雷锋不用谢”的表情,耐心地为他们解答:“我觉得吧,多半是因为你们斗殴的时候,围观群众很不巧地把诺拉给撞倒了,让诺拉受到了惊吓,这造成的影响多恶劣啊,是吧?最不幸的是,还刚好让瓦修给看见了。于是风纪委员大人痛定思痛,认为你们俩引发的歪风邪气是时候该停止了,唰唰给开了两张严重处分。啊对了,公正的执法大人还给那撞倒诺拉的倒霉蛋开了警告处分,所以你们也不必这么悲伤啦!去求求诺拉小天使,没准处罚会减轻哟。诶,对啦,弗朗今天生日,你们别忘了去帮他庆祝啊,我先走啦。”说完也不留给俩人消化的时间,便一溜烟地跑了。


阿尔愣了愣,发现自己能记住的只有“我先走啦”了。




弗朗西斯正在自家厨房里准备着今晚烤肉时需要的酱汁。尤妮娅在旁边洗盘子,看着他在厨房里加加这加加那,非常嫌弃地“切”了一声:“烤肉就烤肉呗还加什么酱?你见本小姐有在烤肉时加酱料吗?真磨叽啊笨蛋。”


弗朗西斯飞快地翻了个白眼,回想起尤妮娅“欺压百姓”种种不良行为,发自肺腑地说:“是啊,我还真没见过尤露酱烤肉呢。”似乎都是你可怜的弟弟还有我和安东在代劳啊。


尤妮娅心虚地笑了,一甩手将洗盘子的泡沫甩了弗朗西斯一脸,她一掌重重地拍在台面上,抬起手时弗朗西斯真切地看见她的手心红了。尤妮娅龇牙咧嘴地反驳:“我当然有烤过啊!你以为阿西以前没长大的时候我在干什么呀!现在我是将一身绝学都传给了阿西!武林盟主颐养天年的时候到了而已啦!”


居然还给自己编了个这么正当的理由,话说尤露你才17岁这么快就颐养天年真的好吗??!!!弗朗西斯觉得她一定是又从王耀那里借了些神奇的武侠小说看,没准还现学现用了新词汇——虽然连弗朗西斯个不上外语课的家伙都知道这是错的。


弗朗西斯只得由着尤妮娅开启花样炫弟模式,直到尤妮娅离开厨房去装饰客厅。弗朗西斯

一边串着肉串,一边看着尤妮娅的身影上上下下跳蹿。弗朗西斯知道这很危险,但是现在东尼儿不在——这本是属于他的活,而尤妮娅执意要让弗朗西斯留在厨房,自己则诅咒着安东尼奥的重色轻友,蹦哒着找到了装饰的材料。


尤妮娅安静下来认真地工作了。弗朗西斯突然觉得屋子里有点冷清。如果是以往的话,应该是东尼儿和自己一边拌嘴一边逗着尤妮娅。东尼儿阳光的笑容永远不会消失,无论什么时候说话他都会第一时间回应,相比起来,尤妮娅有时工作得太投入,她就什么都听不见了。


现在就是。


弗朗西斯突然想念起安东尼奥,对尤妮娅的理解也直线上升。如果现在尤妮娅还要诅咒东尼儿的重色轻友,他会和她一起骂的。该死的东尼儿,一个人脱单好意思吗?!看来他是时候帮自己找位美丽的小姐了。对了,自己可不是像东尼儿那样的人,还要帮尤露酱找个能照顾她的男朋友呢。


弗朗西斯一边上下打量着尤妮娅,一边从自己认识的人里筛选。


亚瑟?啊不尤露似乎没有强大的胃来承受他的生化武器呢。


阿尔?哎呀他神经太粗怎么能照顾好尤露酱呢?


伊万?一想到尤露以后会变得和伊万一样就胆寒啊……


路德?见鬼怎么想到这个了他会被尤露酱打死的吧!


罗德?算了他现在是在给尤露找保姆不是在给那位小少爷找啊。


王耀?咦这个好像不错改天找他商量试试。


弗朗西斯丝毫没有发现自己担当了尤妮娅家长的角色。他欢快地喊了几声尤妮娅,意料之内没有得到回答后还是快乐地说着“改天我们约王耀出去玩吧我觉得他人挺好的哦……”。





尤妮娅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她发誓她前面的确是没有听到弗朗叫她,可回过神之后她听到了后面王耀的那段。没想到弗朗居然看上了王耀……真可怜啊王耀同志……尤妮娅现在也不好意思回答了,只能继续着手里的工作,自我催眠什么都没听到。


谢天谢地,响起的门铃让尤妮娅的痛苦停止了。弗朗西斯意犹未尽地闭嘴,几乎是飘着去开了门。


看那少女时代的姿势,看来是真爱。要不帮一下弗朗好了?尤妮娅暗自点头,心里已经在计划着弗朗和王耀的发展的漫长路了。


但她很快就没时间想了。她看见安东尼奥进门了。


弗朗西斯的表情是惊喜的,可不代表她是。尤妮娅还没来得及摆出一副臭脸,安东尼奥便冲过来将她从梯子上抱了下来。他将尤妮娅放在沙发上,转过脸责备弗朗西斯:“怎么可以让尤露酱上梯子呢?这多危险啊!”


……弗朗西斯迅速地将“东尼儿你终于来了”的表情转换为“东尼儿你赶紧走吧”……你一来,坏人就全是我了对吧。


弗朗西斯直接“哼”了安东尼奥一脸,绕过他坐到了尤妮娅旁边,和尤妮娅一起同仇敌忾地盯着安东尼奥:“你不是约会去了嘛?我和尤露只能这样干啊!我说你就别瞎操心了。尤露小时候上爬树下潜湖,我能看好尤露!”


尤妮娅在旁边抱着抱枕,拼命地点头。


安东尼奥阳光的笑容上带了一点无奈:“我又不是说不来。我忘了时间,今天答应了陪他摘番茄,也不好不去啊!”


弗朗西斯翻出尤妮娅的手机:“那你也没说来啊!这还是谈恋爱呢!改天结婚了还了得!?”


……好像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切!番茄你回去吧,我和弗朗吉根本没有准备你的蛋糕啦!”


“诶诶尤露酱!”


“看吧你又惹尤露酱生气了!”


“诶诶我还买了好多啤酒呢!没有尤露酱怎么喝得完啊?”


“……”


“所以说安东尼奥你根本就没有打算要我这个寿星原谅吗?!尤露酱不要被他迷惑啊哥哥我给你买好多的啤酒快到我这边来啊!”


“弗朗你闭嘴啦……尤露酱我给你打开吧!”


“太过分啦!”




门铃陆陆续续地响起,来人越来越多,弗朗西斯将烧烤架和肉串摆到院子里,让他们先烤肉垫垫肚子。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吊在院子上的小彩灯一闪一闪,倒也开始有了几分派对的模样。


“Ve~弗朗哥哥生日快乐~快点许愿吹蜡烛吧~”费里西安诺将一身礼花的弗朗推到蛋糕前,期待地看着他,“我已经很想吃了呢~”


尤妮娅将18根蜡烛递给弗朗西斯:“弗朗自己来吧,就算插成胡子样也没人会怪你的。”


阿尔已经拿着餐叉敲着自己刚刚吃过烤肉的盘子,“叮叮叮”地催促着弗朗西斯,却让左边的王耀抢过了盘子,右边的亚瑟给了一拳。阿尔委屈地摸着头,看看两位传道的绅士,嘟着嘴回厨房换了一个盘子。


弗朗西斯将蜡烛仔细地插好,一旁的安东点上火。弗朗西斯在众人的注视下闭上眼睛,在胸前双手合十,暖黄的烛光摇晃着映在他的脸上,就像受洗的教徒一样虔诚。这个愿望的时间过长了些。尤妮娅将手虚拢在蜡烛旁,不希望弗朗十八岁的生日被风留下遗憾。


弗朗西斯终于睁开了眼,深吸一口气,将蜡烛都吹灭了。派对瞬间爆发出欢呼声,又回到了之前热闹的气氛。弗朗西斯忙着给他们切蛋糕,直到身边没人了,他才给自己切了一块细细品着,目光四下搜寻王耀的身影。



王耀听着眼前人说话,表情已经变得扭曲万分了。他感觉自己要倒下了,可是他们正在屋子后面的小花园坐着,所以这次可能是精神受到了惊吓。


王耀清清嗓子,打断了尤妮娅的话:“尤妮娅,你喝醉了吧?没准你听错了呢?”


尤妮娅却不屈不挠:“没错,真的是你。也没让你干什么,就是到时候弗朗吉来约你的时候你点个头就行了。我也会去和你们一起玩的啊!别怕嘛。”


王耀看着尤妮娅,心疼地问:“他到底做了什么?你这么着急将他嫁出去。”


尤妮娅:“……他只是年龄到了,需要成家了。”


王耀好不容易送走了尤妮娅,转身又被弗朗吉拉到了屋后的小花园蹲着。老天我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刚送走媒人女主角就来了!王耀努力压下将弗朗西斯扔出小花园的冲动,心平气和地问:“弗朗你有什么事吗?”


弗朗西斯微微一笑:“王耀,周末有空吗?”


王耀内心:F**K!*了妈*了个*了!苍天无眼啊!老子他*的是个直的!



弗朗西斯很高兴,事情意外的顺利,尤其是王耀听见尤妮娅也去时那种“感动天地良心未泯”的表情,让弗朗西斯更觉得前程光明。他亲自烤了几串肉放在盘子里,欢快地寻找着尤妮娅。


弗朗西斯在客厅找到了她,果不其然,又在和人拼酒呢。神奇的是,路德维希只在旁边看着,也不上去拉着尤妮娅。弗朗西斯奇怪地问原因,路德维希露出了一脸胃疼的表情,小声说:“姐姐说她今天太高兴,谁拦着她喝她和谁拼命。我也拉不下来。”


弗朗西斯看了一眼尤妮娅的对面,看样子阿尔已经躺下了,亚瑟正在旁边一脸不愿地灌他喝茶。现在的对手是伊万,看那家伙笑眯眯的样子,估计尤露不是对手。他可不能让那家伙把尤露的身体给喝坏了。弗朗西斯连忙抢下尤妮娅手里的酒杯,赶在尤妮娅发火之前将肉串塞在她嘴里:“尤露尝尝!”


成功转移了尤妮娅的注意力。


伊万似乎还很不开心地看了弗朗西斯一眼,嘴里念叨着弗朗西斯听不懂的话。一旁的亚瑟脸色变了,同情地看着弗朗西斯。


不对你嘴角的笑是什么啊!分明就是幸灾乐祸啊!


弗朗西斯觉得这是个是非之地,拉着尤妮娅和烤肉迅速撤离了。




弗朗西斯拉着尤妮娅跑到二楼的阳台上。这是个居高临下的好位置,他指着派对里的人说着:“尤露酱看,丁马克将你最爱的啤酒打翻啦!真是太过分了!呀,你弟弟正在给小费里烤肉哦!他明明就是用酱料的!啊,是东尼儿和费里的哥哥哦!我们往他们头上撒些玫瑰花瓣怎么样?咦,是王耀哦尤露酱,不来打个招呼吗?”


一直静静吃着烤肉的尤妮娅终于开口了:“比起打招呼……你还是快点去拿点玫瑰花瓣吧,要那种干枯脆弱的,预示着爱情的失败和无果的那种。”


“……尤露酱果然不是那么好哄的呢。”弗朗西斯知道她在开玩笑,从冰箱里翻出了一包冷藏的玫瑰花瓣:“本来是用来做点心的,放得太久也不新鲜了,就用这个吧!”


尤妮娅还翻出了一支小小的手电,和弗朗西斯心照不宣地笑了。




安东尼奥正在哄着罗维诺。


他的小男朋友是个经常把脸红成颗番茄的可爱的男孩。自从他们在一起之后,闹别扭成了他们的日常活动,他并不讨厌这样的他——不如说,他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他。因为罗维诺并不难哄,所以他们的恋情也没什么风浪。也许是花在恋情上的时间太多,他的友情似乎出现了危机。虽然弗朗和尤妮娅并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但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有点太不注意了,得找个时间和他们一起疯魔了啊。


罗维诺终于再次被他拉进了怀里。又一次攻略达成,虽然他喜欢罗维诺闹别扭的样子,但他也不想要看到罗维诺不开心呢。


罗维诺的脸已经没那么红了,但他好像看见罗维诺头顶上似乎有什么鲜红的东西。


咦,怎么感觉天亮了?




王耀把嘴里的果汁喷了出来。


今天真是太精彩了。先是瓦修开眼干掉了阿尔和伊万,再是亚瑟吃了衬衫,然后尤妮娅跑来跟他说弗朗喜欢他,紧接着弗朗来约了,现在……他看到了弗朗西斯站在二楼的阳台上给安东尼奥和罗维诺撒着花瓣,而尤妮娅“啪”地打开了手电为他们投下了一道光。


哎呀,花前月下,才子佳人,此时无声胜有声。周围已经震静下来了,王耀看见罗维诺的脸唰地红了——还真像番茄啊……


王耀目送安东尼奥笑得格外阳光地上楼去,估摸着一会儿就能见到弗朗西斯在二楼喊救命了,呼吸格外舒爽。打吧打吧,虽然百分之九十九是尤妮娅搞错了,但这种事,还是连那百分之一也必须抹除。


王耀向正在惨叫的二楼阳台举了举手中的果汁致了个礼,想起了尤妮娅在小花园里和他说的话:“如果是本小姐的话,会许愿让阿西健健康康。可是,如果能再加一个,我也希望我们三个永远都开开心心在一起。弗朗吉喜欢你,也许他的愿望,会与你有关呢?求求你,就这一次,以后你怎么样,我都不干涉好吗?”


真是个傻丫头啊,想知道的话,自己去问问不就好了吗?毕竟这世界上人不少,傻乎乎的人更不少,只不过是不希望分开,许下这种愿望的,一定都是人以群分的,傻乎乎的人吧。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