谱啼

有洞不写系列/没鞭策怎么办/

【十字的轨道/贵族学院风/架空】【第一章,上】

*双普双胞胎失散


*德/普/表亲设定


*战后流离失散,正在找回


*相当慢热


维利街是卢普镇上最繁荣的街道,也是周边村落游玩交易的地方。五十多米的长街上挤了八百多家小店,虽未有大城市里的寸土寸金,但店铺之间为了寸毫而争,也算是家常便饭。今天,鲁达和思顿两位饭店老板又因为广告牌的挪移起了争执,周围人看着两个活宝拌嘴,笑呵呵地都没有想要劝告的意思。


尤妮娅在对面的小铺要了份土豆泥和水果沙拉,看着两人的日常闹剧,丝毫不受影响地吃着午餐。还没咽下嘴里的水果便含含糊糊地问:“刚刚开始的?我今早进山还好像没看见呢。”


胖胖的老板娘丽兹和蔼地笑了:“也有好一会儿了。你刚从山上下来?又打了些什么好东西啊?”


尤妮娅又叫了一份牛小排,才从身后的背包里拉出一张光滑的兽皮。丽兹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她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兽皮上的花纹,赞许地点点头:“不错,是好东西。你可将你叔叔的手艺给全学了。一个人也不怕了。”


尤妮娅不说话,将碗里的土豆泥一下子全扒拉到嘴里。丽兹看出尤妮娅的沉默,顿时意识到自己犯的错误。她不安地用毛巾擦着自己的手,努力为自己的失礼道歉:“我怎么……真是太不注意了……抱歉,尤妮。我给你多带一份牛肉吧。”


就这样,尤妮娅又多蹭了一份美味的烤牛肉。


尤妮娅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也许晚饭就可以略掉了。想到这,尤妮娅不禁为自己的精彩演技而得意。毕竟叔叔已经离去多年了,尤妮娅早就不会为他的死感到悲伤,最多只是有点寂寞而已。叔叔是十分安详地离去的,光冲这一点她就已经很满足了。所以,尤妮娅觉得疼爱自己的叔叔应该不会介意自己借他混口饭吃吧——反正她干这事也不止一两次了。


尤妮娅想着,卖了兽皮,又绕进花店买了她和叔叔都喜欢的矢车菊,顺着墓园的路走去。


叔叔的墓在卢普镇边郊最西边的小山上。这里是卢普镇上阳光落下最晚的地方,是叔叔去世前自己挑选的。当时叔叔挑选了这里作为自己以后的家,着实让尤妮娅感到意外——叔叔带着她一直住在树林里,一年阴凉避阳,尤妮娅一直以为叔叔喜欢那样的地方,都不敢要求搬家。如今尤妮娅还是一个人住在树林深处,安安静静地,住习惯了,也懒得搬。


墓园的铁质大门又生了不少红锈,阳光直直地射在上面,能将篆刻的花纹看得一清二楚。但即使是正午的太阳,也不能将墓园原有的寒气驱散干净。尤妮娅看见那棵歪脖子树狰狞蔓延的枝干上停着一只不知名的黑色的鸟儿。乌溜溜的黑眼珠警惕地看着尤妮娅,等着尤妮娅的下一步动作。


墓园又荒凉了啊。尤妮娅愣了愣,被自己奇怪的想法逗笑了。一个人在墓园的大门前大声地笑了出来。守园人被这突如其来的笑声吓到了,狠狠地瞪了尤妮娅一眼,又继续清扫着面前的墓座。尤妮娅被瞪得有些不好意思,吐吐舌头溜到了叔叔的墓前。


尤妮娅已经快忘记叔叔的样子了——叔叔从没照过照片或者留过画像,连尤妮娅也没有。但她记得,叔叔和她长得很不像。叔叔说她是在逃难路上被捡回来的。尤妮娅从来没怀疑过,毕竟当年战乱,发生什么都有可能。没有叔叔,估计她早就饿死了。叔叔还给她留了一条精致小巧的十字架项链,要她好好收着。尤妮娅很听话,每天都戴着,但按照叔叔的叮嘱从未示人。


尤妮娅拂了拂墓台上的灰尘,将矢车菊放在台上,盘腿对着墓碑面对面坐下了,她打开背包对墓碑晃了晃:“抱歉啊叔叔,我这次没带酒给你。喝太多不好,你就看看花陶冶下情操吧。今天我进山了,就抓住几只兔子,只好把前几天弄的皮给卖了。不过也没事,过几天我再抓几只兔子,今年过冬我就有新的兔皮帽了。今天镇上……”


尤妮娅一直说个没停,说了一会儿渴了,又跑回镇上买了几瓶啤酒,给叔叔的墓台洒上一杯,自己才抱着酒瓶喝。她从中午一直说到下午,知道天边的太阳都快沉了,才摇摇晃晃地收拾东西回家。


尤妮娅一边大声地唱着歌,一边向镇上的人恍恍惚惚地打招呼。尤妮娅唱的歌并不好听,打的招呼也根本对不上人,但镇上的人都会原谅她,因为他们知道,尤妮娅喝得这么醉,只会是去过墓园了。丽兹惭愧又心疼地端出牛奶,招呼大伙拉住尤妮娅,帮忙将牛奶灌给尤妮娅。


大伙一拥而上,黄昏的街上顿时变得喧哗起来。维利街上的老熟人早就对这一幕见怪不怪,继续自己手中的活,或上前帮忙对付酒醉的尤妮娅。有几个同行的外来人好奇,也会有人耐心地告诉他。那几个人也像之前的人一样,探头要看看主角长什么样。好不容易挤了进去看了一眼,人却又飞快地回头,冲同伴飞快地打手势。他的同伴都变得兴奋起来,商量了一下,其中一个飞快地向别的地方跑去了。另外几个人则继续打听着尤妮娅的身世住址,人们开始谨慎地看着他们,不肯再多说。他们只好放弃了,到店里要了一大壶啤酒高兴地喝了起来。


人们终于将牛奶灌给了尤妮娅,经这么一折腾,尤妮娅的酒也醒得差不多了。尤妮娅也终于能看清眼前的谁是谁,获准回家了。她慢悠悠地,三进一退地往家里晃着。喝酒的几个人稍停了一会儿,也分散开远远地跟着尤妮娅的脚步。


尤妮娅还是很轻松地和过路的熟人打招呼。慢慢地,路上的人越来越少,尤妮娅也不再说话了,只是安静地看着已经黯淡了的天空,偶尔才看一眼眼前的路,紧紧抱着怀里的背包。


跟踪的人也警戒起来,散得越来越远,以哨岗的形式前进,一个远远地接着另一个,以防被尤妮娅发现。最前面的领头人跟在尤妮娅身后近十米,一边盯紧尤妮娅,一边保持着适当的距离放轻自己的步子。他觉得即使尤妮娅是个天真的小丫头,也会知道在越来越少人的路上,一直有人在自己身后并不是一件好事。他不敢让追寻多年的目标在自己眼皮底下溜走。


尤妮娅突然离开了小路,走进了路边那一大片幽深的树林里。领头人紧张地环视四周,确认安全才朝身后的同伴打了个手势,等尤妮娅的身影快要消失了才谨慎地向前。树林里的落叶很多,厚厚地在地上铺了一层,一踩便是干脆的一声“啪”。同伴们都赶了上来,除了一个在小路上走过去,其他人都在散成了一个大圆跟着尤妮娅。尤妮娅还是浑然不觉的样子,直直地向着林中深处走去。


“啊——”领头人忽然听到了尤妮娅的一声尖叫,“你是谁?!救命啊!救命啊!”他慌了,最担心的情况还是出现了——为了争功抢先一步追堵尤妮娅,他索性放弃了隐蔽,向尤妮娅的方向冲过去。其他人也纷纷效仿,争先恐后地奔向尤妮娅。


尤妮娅惊慌地左冲右撞,一会儿晃在这个人前面,转身又迎面撞上那个人。这几个人也不敢伤害尤妮娅,只能跟随尤妮娅的步伐追赶。


领头人越追越觉得不对劲。刚刚她明明喊了一声,可是他看不见是否真的有人抢先现身了。他冲出后,紧跟着的人也并没有少。他的直觉告诉他不要再追了,他却不能放弃他的任务。他攒紧拳头,正犹豫着,不远处却传来了一声重物落地的闷响。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