谱啼

有洞不写系列/没鞭策怎么办/

【诚春】从舞会延伸的小脑洞

*曼春在意明楼,但心底里喜欢明诚


*明诚可怜曼春,但不知道曼春的心思


还请不要将曼春想成见异思迁,两个都想要什么的。

我觉得在小说里明诚也算(官方地)关心曼春,雪梨汁什么的对吧,作为一个泡在鲜血里的女子,贪恋这么一点温暖,被潜移默化地改变,也是有可能的。



————————————————————————————

——————————♪~(´ε` )————————————

—————————————————————————————


“先生说,这个,是送给汪小姐的。”明诚打开了装着项链的盒子,礼貌地递上。


汪曼春精致的脸上顿时漾出比平日里更盛的光彩,矜持的推托都带着明媚的笑:“这太贵重了,不太好吧。”


明诚挂上滴水不漏的笑,他微微低头,不急不缓地说:“先生说了,这样名贵的首饰,只有配汪小姐才不为过。还请汪小姐不要嫌弃。”


汪曼春悄悄红了脸,多少年过去了,她还是会因为明楼的一句话变回当年的小姑娘,就算这句话不是他亲口所说,就算他也许从未说过。


明诚将一切尽收眼底。她这一辈子都翻不出明楼的五指山了。他想。就这么一句官场来往的话,就多了“先生说了”四个字,汪曼春人生里残忍血腥的十年便似乎不曾有过,似乎还是当年两人相爱的十六岁。他看着拿起项链在镜子前小心比划的汪曼春,脑内一瞬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她真可怜。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自己居然觉得这个满身血腥的女人可怜,那些在她手上无辜丧命的人才是真可怜。明诚努力遏制住脑里接二连三的念想,绅士地问:“需要我帮忙吗?”


汪曼春看了一眼明诚,还是将项链递了过来。明诚接过项链时无意看了一眼,汪曼春的手指还是如十六岁那年的白皙修长,唯一不同的,便是长年持枪留下的淡淡的印记。


明诚不再多想,站到汪曼春身后,手臂越过汪曼春的肩膀向前为她佩上项链。汪曼春撩了撩鬤边的头发,对着镜子笑得妩媚:“阿诚,从镜子里看,你倒也长大了。”


明诚有些无奈:“汪小姐,就算不从镜子看,我也是长大了的,只是汪小姐今日才认真看罢了。”纤长的手指灵巧地扣上项链的搭扣,他不想在她清浅游丝的香气里逗留太久。


汪曼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手指轻轻捻着项链上的几颗温润如玉的珍珠,笑容竟有几分温和:“也是啊。都过了这么久了,多大的雨都停了。”她低低眉眼,长长的睫毛在明亮的眼底留下一片阴翳,“那,阿诚也该找个太太了吧。”


明诚没料到她会提起当年的旧事,更没料到她会略略一提便过去了,自然有些愣神,对后面的问题也没来得及反应。在一瞬间,那完美的面具竟出现了裂痕,看着呆得可爱。


“噗嗤!”汪曼春一下子笑出了声,她转过身,在明诚眼前晃了晃手。明诚一下子回过神来,还没等他为自己的失礼道歉,汪曼春便开口了:“看来是个好姑娘啊,只是提到,便让阿诚这般失神。若是在眼前,阿诚还不得晕了过去?”她优雅地,平静地看了明诚一眼。


明诚心下当即明白,他微微一笑,恭敬地说:“汪小姐见笑了。只不过阿诚现在并无合适的太太人选,这阵子事情又多,怕是要拖好一会了。”他看看汪曼春的脸色,勾起嘴角,“明先生现在并没有跟别人交往。”


汪曼春瞪了一眼明诚,明诚却笑着直直看了回去。面对这张无可挑剔的笑脸,汪曼春一时也发不出火,只能愤愤转身不再看他。


明诚对着优雅的背影礼貌地低头告退:“请汪小姐稍加等待,明先生很快就来。”说罢,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间关上门。


汪曼春没有说话,也没有转身,她就静静地站着,看着窗外华灯初上。门又开了,她听见那熟悉的脚步声,一个人的脚步声。她歪了歪头,嘴角慢慢扯出笑意,她回身,对孤身前来的明楼笑了:“师哥,怎么来得这么慢,阿诚偷懒啦?”



—————————————————————————————————————就这样神奇地结了吧——————————

———————————感谢观赏—————————————


评论

热度(24)